票务收入下滑+拖欠院线10亿+股价大跌10%,猫眼这支股什么水平

时间 • 2019-08-16 20:22:27

  8月15日下午,猫眼娱乐发布了2019年中期业绩报告。财报显示,2019年上半年猫眼娱乐经调整净利润为3.804亿元,首度实现扭亏为盈。与此同时,猫眼赖以生存的基本盘——在线娱乐票务收入,却较去年同期下滑了5.7%。

  8月16日一开盘,资本市场即做出回应:猫眼娱乐股价大跌10%,将前一日一度大涨的12%又悉数散尽,成交量也较前一日数据完全腰斩。股民深感被坑,纷纷评价道:“原来昨天是拉高出货找接盘!”

  “今天猫眼股价大跌,是因为财报里主营票务收入下跌,没有收入增长预期。加上电影大盘冷清,猫眼估值自然不行,这也是他们模型最基本的逻辑。”一位大行分析师认为。近期,包括瑞银、大摩等在内的猫眼承销商也纷纷下调其目标价。猫眼对资本市场讲述的故事,看起来彻底被拆穿了。

  截至目前,猫眼娱乐的收益依旧由在线娱乐票务、娱乐内容服务、娱乐电商服务以及广告服务等4大业务构成。其中,在线娱乐票务服务占总收入的比例虽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,但依然高达54.6%,与猫眼在招股书中声称的“已升级互联网娱乐服务平台且收入结构渐趋多元化”的说法,无疑是大相径庭。从目前的收入结构来看,猫眼依旧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票务平台。

  最大的问题在于,身为票务平台的猫眼,赖以生存的票务收入却出现了同比下滑。尽管下滑的幅度不大,但这依然是一个危险的信号,意味着猫眼的基本盘已经呈现出失守的趋势。而基本盘一旦丢失,其他诸如娱乐内容服务、娱乐电商服务、广告服务等都将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。

  细读财报不难发现,票务收入下滑对猫眼的影响,比我们想象得要严重得多。财报显示,今年上半年,猫眼在线娱乐票务及娱乐电商服务押金及预付款为8.22亿元,与此同时在线娱乐票务及娱乐电商服务的应付款项为10.69亿元。这意味着,猫眼仍然拖欠院线方超过10亿元的票款。

  沉重的债务负担,迫使猫眼不得不向银行求助。今年上半年,猫眼新增有抵押借款2亿元人民币、有担保借款3.5亿元人民币,合计高达5.5亿元人民币。由此不难看出,票务收入的下滑,对猫眼赖以生存的现金流造成了极大的压力。毕竟,猫眼此前一直截留院线票款作为自己的资金池,春节期间李飞律师控诉猫眼“违规二清”便充分证明了这一点。

  在线娱乐票务收入下滑的同时,猫眼财报中关于娱乐内容服务的表述,同样存在着颇多的问题。比如,猫眼在财报中写道,“由本集团参与投资的《流浪地球》为2019上半年票房冠军。此外,我们还积极拓展剧集业务,由本集团联合出品的《长安十二时辰》是2019上半年热度最高的网生剧集之一。”

  然而,从第三方数据平台时光网公布的数据来看,《流浪地球》所涉及的15家制作公司、9家发行公司中,并没有猫眼的踪迹。至于其所声称的“联合出品《长安十二时辰》”的说法,来自众多第三方平台的数据,都强有力地佐证了猫眼并未参与这部剧集的制作和出品。该剧背后真正的功臣林宁,早因为微影时代被收购而被踢出局进行了二次创业,所以猫眼想借微影时代的壳子蹭林宁这条出品线,恐怕也是无稽之谈。

  其实,这种蹭热点的行为,于猫眼而言并不新鲜。去年暑期档冠军《我不是药神》热播时,猫眼就曾发海报自称该影片的联合出品方和联合发行方,遭到质疑后又紧急撤回。而在去年国庆档期间,猫眼更是发文自称为档期冠军《无双》的首席营销平台……这种蹭热度的做法虽然能得一时名利,但到头来伤害的还是猫眼作为票务平台的公信力。如果类似这样的行为不刹车,猫眼的娱乐票务收入还将进一步下滑,毕竟用户很难去选择使用一个缺乏公信力的平台。

  类似这样的自我吹嘘,在猫眼的财报中可以说是随处可见,只是有些吹嘘得更加隐蔽而已。比如,猫眼在介绍娱乐电商服务、广告服务及其他时写道,“我们还与9500多家影院深入合作,并在42个城市……拥有100万+曝光点位。”然而事实上,全国总共也只有1万家电影院,9500这个数字更像是作为票务平台的出票覆盖率。毕竟很难想象,并没有影院系统输出能力的猫眼,是以何种形式与这些电影院建立了“深度合作”关系。这种语焉不详,往自己脸上贴金的伎俩,到头来终将贻笑大方。